綠樹繞樓 美麗鄉村生態宜居


來源:四川農村日報   2020-01-15

“以前住的是老瓦房,存在一些安全問題,幾口人擠在一起,生活也不方便。現在住上了小別墅,房前屋后還有花花草草,綠化環境也好,當然順心了。”17日,站在自己的新房門前,50歲的陳文如臉上滿是笑容。

陳文如是都江堰市聚源鎮笆橋社區村民,像她這樣主動要求搬進新型農村社區“笆橋馨居”的村民占了很大一部分,他們看中了新型農村社區宜人的居住環境。看著一幢幢小樓拔地而起,活動廣場、超市等配套設施一應俱全,這對于他們來說,是之前“想都不敢想的好事”。

聚源鎮笆橋社區是四川省推進農房改善的一個縮影。2017年,四川省政府出臺《農村住房建設管理辦法》,建立省委省政府領導雙掛帥的農房建設統籌聯席機制。

從改善農民住房,到宜居環境打造,如今的四川鄉村群眾居住滿意指數節節攀升。

2019

全省農村衛生廁所普及率達到72%

90%以上行政村生活垃圾得到有效處理

行政村配備保潔員比例達到了95%以上

農房怎么改?農民說了算

一棟棟川西風格的庭院建筑鱗次櫛比,一幅幅簡潔明快的文明漫畫躍然于白墻之上,柏油路上黃、綠、藍的車道線在院落間延伸,房前屋后的綠樹錯落有致……走在笆橋社區,雖是寒冬季節,卻一片生機盎然。

2008年‘5·12’地震之后,整村危房達到了500多戶,改善社區人居環境勢在必行。”笆橋社區黨總支書記周代清告訴記者。

2013年,為盤活社區豐富的土地資源和林盤院落資源,切實改善群眾住房環境,笆橋社區爭取到了成都市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掛鉤試點項目政策。

“農房改善時間緊、任務重,但房子改不改、怎么改,還是農民說了算。”周代清說,只有充分尊重農民意愿,項目推進才能順利。

社區召開了“記不清多少個”的大大小小院落會議征集群眾意見,最后通過公開自愿報名參與、邀請第三方科學統籌規劃,由笆橋社區村民委員會作為業主,選址劉家院子,啟動實施“笆橋馨居”項目建設。

“笆橋馨居”占地57.5畝,可整理建設用地指標101畝,折換資金3030萬元,于201612月底按期實現竣工交付。

為保障竣工后能順利分房入住,笆橋社區黨員和參與戶代表經過反復協商,議定形成《“笆橋馨居”住房分配實施方案》。2017324日,在都江堰市公證處和電視臺的全程監督下,“笆橋馨居”順利分房,計劃安置120440人。

“我家退換宅基地的時候給補了5.4萬元,現在住的141平方米的新房子,當時的毛坯房價錢是12.8萬元,等于自己真正花的就是7萬多元。”陳文如說。

據介紹,笆橋社區改善住房是通過統規代建的形式,村民通過招標競價確定了施工隊伍和工程造價。“在推進農民住房條件改善過程中,社區黨委把達到群眾滿意貫穿始終,堅決把好事辦好。”周代清說。

不僅要“安居”更要“宜居”

生態宜居是鄉村振興的關鍵。有了好房子,還要過上好日子。笆橋社區不僅建有黨群服務中心,還建成法治文化廣場,安裝了小區路口紅綠燈,建成村民休閑茶園,打造“空中花園”“最美小院”,整修了小區“污水溝”……

陳文如一直很向往城市的生活。如今住在現代化的房子里,還能同鄰居好友一起跳廣場舞、打太極,她感到整個社區居民的精神面貌都得到了提升。她樂呵呵地說:“這跟住在城里也沒有啥區別吧。”

據介紹,為了讓群眾感受到社區“大家庭”的溫暖,增強歸屬感,提升幸福感,笆橋社區創新“眾籌”過節的方式,通過群眾自愿出力、出物、出錢的方法,廣泛發動群眾積極參與各類傳統節慶節日活動。2019年,社區共舉辦臘八節、端午節、重陽節三次“眾籌”民俗活動。

通過大大小小的社區活動,社區群眾走出“小家”,融入“大家”,隔閡矛盾消除了,社區成為了大家守望相助的幸福家園。近年來,笆橋社區先后獲得全國“民主法治示范村”和成都市級“四好村”等榮譽稱號。

在距離笆橋社區15公里的溫江區壽安鎮岷江村,鄉間村道兩旁的木春菊花開得正艷,綠植樹木修剪整齊,處處透露著整潔有序。這個有2300余人的小村,已經堅持垃圾分類7年了。

2012年我們開始試行垃圾分類,這項工作逐步探索到今天。”岷江村黨總支書記陶勛花說,“以前垃圾往溝渠里、河里、空地上一扔就不管了,村里真叫一個臟亂差。為了讓老百姓有個宜居的生活環境,不讓垃圾成為發展的阻礙,我們下決心改變。”

陶勛花將全村分為33個院落,并培訓了33位院落長,由他們指導農戶進行垃圾分類。每月26日是垃圾集中回收的時間,農戶將分類好的垃圾拿到固定點位,村里集中回收轉運。“現在絕大多數村民已經養成了這個習慣,我們在登記積分的同時,也拿出了村集體資金用于獎勵村民。”陶勛花說,農村垃圾種類較城市更多,要全面實現垃圾分類,激勵機制就必不可少。如今,岷江村的垃圾分類已經成為了村民生活中一個非常日常的行為習慣。

2017年成都市開展黨建引領城鄉社區發展治理工作以來,在成都市各新型農村社區,環境宜人、設施齊全,真正讓農民享受到了與城里一樣的舒適居住環境,豐富的精神生活也讓農民真切感受到發展的成果。今年1月,四川省委城鄉基層治理委員會成立,一張全面推進四川鄉村基層治理的作戰藍圖已經鋪開。

產居融合鄉村迸發新活力

農房改善工作,不僅僅改善農民的生活居住環境,更激發了農村經濟發展的活力。

“我家里自建了90平方米的新房,其余的宅基地出租給九坊宿墅項目,每年可以得到1.5萬元左右的租金。外圍耕地的流轉每年有4000多元收入,我還在九坊宿墅做園丁的工作,每月有收入2000元。”岷江村村民周碧華告訴記者。

從單一的傳統農業生產經營收入過渡到財產、股份分紅、工資、經營等多種收入。在岷江村九坊宿墅項目中,當地百姓通過房屋宅基地出租,獲得房屋出租收益;林地田地流轉,獲得流轉收益;參與項目就業培訓,獲得就業崗位工資收入;“三權”入股集體公司,獲得股東經營紅利。

周碧華的女兒原本在外地工作,因為岷江村越建越好,她決定返鄉工作,現在每月有2000多元收入。

“解決好住房問題,我要做的還是穩就業。社會治理搞得火熱的同時,也不能忘記給老百姓帶來福利。”在陶勛花看來,岷江村需要有一個產業區支撐,把群眾融入產業鏈條中去。因此,她正積極將康養、民宿、文創、桂花等產業引入村里。

而笆橋社區,既讓農民享受到“鄉村都市”的生活,又讓他們在家門口實現了就業。該社區共有12家鋼門窗生產企業,在招商引資時,周代清就與企業商定首先保證該社區村民的就業。如今,12家企業基本解決了社區的青年勞力,每月他們的普遍收入都超過5000元。

笆橋社區居民陳文如的家。

笆橋社區王利的家。

亚美娱乐手机版优惠多一-亚美官网下载